LED行业倒闭如潮?用跨界思维或玩转“LED照明”

  继爆出品一、中宙光电、中山同济照明破产清算后现又曝出德力普光电又陷三角债漩涡已暂停营业消息,以及曾是华为通信电源最大供应商的瑞谷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也在7月22号发出对外发布公告称,由于经营困难,公司面临破产。

 

  LED行业频频出现企业倒闭现象。LED已进入微利时代,国内产能过剩,价格已几乎透明,企业难逃低价漩涡。内在的恶性竞争在吞噬LED行业的发展前景。那2016年LED倒闭潮来临了?中小企业中只能在夹缝中榨取剩余利润,或难逃倒闭危机?

  为什么倒闭频现?

  解不开的三角债与绕不过去的创新坎

  

  多家LED电源发出清算通知之后,我发信息给同样做LED电源的同行好友,提醒他,三角债如此严重,哥们悠着点啊。

  他回复说:谢谢,不让别人欠账,也不欠别人的债,这是我做生意的一个原则,我不贪单。

  他是德国留学博士,平时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什么都先讲求有趣,再考虑是否有用。我不知道他企业实际经营状况,但“三角债”这么无趣又难搞的事儿,他说不碰就应该是不会碰的。

  客观环境:三角债笼罩着LED中小企业

  三角债是中国特色,特别是古镇灯饰行业,形成的原因主要是各环节角色之间的支票交易。原材料供应商商--配套企业--应用企业--经销商--客户这样一个链条里,只要其中一个环节出现资金拖欠问题,或者空头支票,或者跑路,就可能形成产业链上的三角债。

  受经济不断下行、LED行业增速放缓等因素的影响,企业债务环境在不断恶化,相信最近倒闭的很多企业里,一定有不少是被三角债拖垮的,账户上皆是“应收而未收款”与“应付而未付款”,但企业常常还想再赌一把,继续投入--产出--积压--拖欠--再投入--再产出--再积压--再拖欠,陷入大生产大赔小生产小赔的恶性循环里。交易秩序紊乱,结算纪律松弛,信用观念淡薄,又加剧了三角债,它的阴影如今笼罩着LED中小企业,随之魔掌会伸向哪?还不得而知。

  处理三角债的方法,中国的这种经营大环境能做的无非两种:在谈判之时,一、要赊账就打折,还要缩短账期,赊一千不如现八百;二、不贪单,保持克制,不与赊账者同行。

  再简单粗暴点说,刚刚创业的,一定得保持克制,不走赊账路;已经在路上的,日后最好在付款方面保持强势,宁可平价收现;已经陷入三角债难以自拔的,乖乖早点清算,启动倒闭程序,担负应担之责。

  看到这里,陷入危机的企业应该感受到小安慰,可能认为“错不在我,而在三角债”,但是这时候,我又不得不泼点冷水,(还好大热天,希望顶得住),走到这一步,真的只是因为“三角债”?

  主观行为:该出手时未出手

  我的另外一个身居美国的同行朋友,看到这些LED电源企业倒下的命运之后,给我发来消息:

  通常一个行业,世界范围内,就应该只有三五家企业活得好,所以要么提高市占率,做大;要么就有独特技术,过滋润小日子,或等待被大公司收购。

  如果两种都做不到,就要准备打得差不多了就收手,或者转型,或者跨界。

  别人几年前就开始去电源化了,这些电源企业为什么不改产品?凭他们的电源技术,开发去电源产品易如反掌,但是,却没有这样做。

  以为一个产品可以吃一辈子的想法很普遍,但是,如今瞬息万变的大千世界,是行不通的。从鸿海集团投资纳诺OLED技术,IBM攻云端、spaceX攻平价大空游,这些跨大步,告诉我们:好的公司都是不停地进步,不停地改进产品。但是他们为什么没能好好研发诸如“低频闪去电源化”等产品来形成自己的竞争力呢?现在清算阶段,如果有重整的希望,或可以再考虑去做这件事。

  所以,走向倒闭的命运,与三角债的客观环境有关,但更归咎于让创新停滞不前的主观行为。这样说,的确很残酷,因为没有足够的现金流,很难去做研发之举。但抱歉,如果准备不充分,为何要淌创业这摊浑水?

  在LED行业,倒闭将是常态,如果你的企业,还有被收购的价值,请务必早点启动;如果被收购无望,最大可能是走破产程序的话,也请务必不要犹豫,不要在意外界眼光,不要纠结沉默成本,勇敢一点,早点清算、担责。吃一堑多长几智,或还能在别处东山再起。

  LED不行了?

  这是被负面操控的危险思想

  

  再回头看看,关厂、裁员、倒闭、跑路频现,LED产业风声鹤唳,LED是否不行了,完蛋了?这种想法放在我这儿,当然是大错特错!恰恰相反,我认为LED产业正通往正轨,通往美丽的春天。

  中国好俗语: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在LED产业也算是发挥得淋漓尽致。但这跟身处哪个行业无关——除了人类本性的猎奇欲和窥私欲,神经学研究证明,人类大脑对坏刺激的反应比对好刺激更强烈,而且留下的痕迹更深,这属于人类的负面偏好心理。而形成这个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坏事对古代人类的生存和繁衍的影响更大——在人类进化的过程中,危机四伏,除了吃人的猛兽,还得注意本部落的仇杀、其他部落的袭击、灾荒的迹象、疾病的征兆,不能对坏事作出迅捷的反应,基因就很难流传下来。

  但是远古时代进化而来的负面偏好心理,在现代环境运行中出轨了,因为现代社会并没有远古危险,过度在意负面消息,就成了负担。我们不能戴上有色眼镜,过滤掉正面信息,更不能被负面消息操控,而要辅以清醒的理性分析。

  所以,接下来,我想要让大家,从一些负面表象,看出正面的本质。

  存有实力但遇天花板怎么办?

  出门右转玩跨界

  

  不管信不信,行业仍然有闷声发大财的,这个时代,有时候低调才能避免恶性竞争。

  当然,别想多了,我不爆料这些低调前行者。

  那么哪些是看得出存有实力的企业?当属国际大厂和国内上市企业——有品牌知名度,亦有相对可观的资本储备。

  国际三大光源用跨界思维玩“LED照明”

  

  按常理出牌,来分析一下国际三大光源品牌——飞利浦、欧司朗和GE照明——你以为他们混不好玩低调?其实他们卯足了劲在发展新应用。

  飞利浦自放出要出售lumileds之后,便有人认为它在LED照明中活得不顺,要放弃LED照明产业,再加上在今年光亚展前,被曝出关闭深圳一家工厂,业界莫名其妙地一片哗然,离奇曝出“飞利浦不行、行业糟糕论”。

  针对这个事件,只说三点:

  1、飞利浦从传统光源转向LED,姿势到位,相比国内很多传统照明企业的步伐都快,不负盛名;

  2、飞利浦变卖部分LED专利与资产,不与中国企业打价格战,并且及时关停一些不挣钱的工厂,将资金转投更有技术含量的智能互联照明,这种“厉兵秣马,粮草先行”之举亦是相当明智;

  3、飞利浦照明昨日首次独立公布业绩:第二季营收降6%,核心获利增16%。营收虽降但利润上升,并且营收达119亿人民币,按照这数据预估的全年营收,10个欧普才顶一个飞利浦照明。

  再看欧司朗,从7月1日起,宣告启用新logo,但这不仅仅是改变一个对外图标这么简单,而是它再次明确发展方向的一种仪式。

  

  分拆之后的欧司朗,将会专注于专业照明应用,如照明解决方案及系统(LS及DS),特种照明(SP),以及光电半导体照明(OS)。普通照明灯具业务的初始创业阶段结束,作为大品牌,当然要花精力去研究更有挑战性的领域,不然哪有欧司朗2020之前投资约30亿欧元用于新技术和应用方面的好戏上演。

  再看GE照明。坦白说,GE照明在LED转型路上是慢半拍的,但是在智能互联照明这条道上,它率先与美国高通、苹果、华为进行合作,这说明它已经提前意识到:LED+、物联网时代,要“耕好自己的一亩三分田”,仅仅做好“照明”是不够的,跨界联合才是王道。事实上,GE的重头戏在工业互联网。顺便提一下,在许多传统制造业企业还没搞明白工业互联网概念的时候,GE数字业务在去年就已为GE赚取了50亿元美金的收入。

  简而言之,以上三家国际大厂,如今所做之事,其实都是在用跨界合作思维,升级LED照明应用。

  国内LED上市企业更名与跨界都是好事

  说到跨界,就不得不提国内上市公司更名的事儿了。

  这时候有人评论,LED混不好,又要去其它行业忽悠了?首先,我要表明立场,我认为LED企业更名跨界是好事。为什么?

  举个例子。鸿利光电将走LED+车联网双主业战略,故更名鸿利智汇,彰显车联网战略雄心。作为一家上市公司,为保股东利益,在主业增速放缓、提升空间有限的局势下,保证原有主业的前提下,发展新领域,有何不可?

  说到这儿,又不得不提勤上和长方转型文化教育这事,我认为无论是对于两个企业本身,还是对LED产业,怎么看都是两全其美之事——两个企业都找到了新的发展口,而他们在LED产业原有的市场份额,将让给仍然在LED行业的其它实力企业,双赢。

  同理,再回到开篇的倒闭现象,我要端上一碗大家都喝过,但常常被忽视的鸡汤了:任何一个行业,在成长期和成熟期之间,都会有一段或大或小、或长或短的“震荡期”,而LED照明目前刚好处于这个阶段,在此期间,必然会出现大量企业主动或被动离开,倒闭或被收购兼并。所以,请注意,一部分逐渐失去竞争力的中小企业逐渐倒闭,并不完全是坏事,完全符合优胜劣汰、新陈代谢的自然规律,可以说淘汰是必然。

 

责编:Comistle

 

相关新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