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旅灯光秀还会被资本看好么?

  2019年城市夜游被推上高速发展的风口,一度成为扩大内需、促进消费、创造就业的施政良策。2019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出台《关于进一步激发文化和旅游消费潜力的意见》(国办发〔2019〕41号)中强调指出:大力发展夜间文旅经济。该文件也成为直接引爆2019年夜间文旅经济的导火索。

  同样,资本圈也早已嗅到了这次前所未有的机遇。2019年4月24日,主营灯光文旅秀业务的北京新时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新时空科技)向证监会递交招股说明书。而且,这已是新时空科技第二次冲刺A股。

  但就在新时空科技即将二度上会的前夜,即2020年4月15日,证监会一则《第十八届发审委2020年第53次工作会议公告的补充公告》指出:原定于在4月16日上会的新时空科技因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故取消对其发行申报文件的审核。

  相比较而言,新时空科技第一次IPO缘何败北,而本次临阵被取消首发上会的新时空科技又有哪些不同?文旅灯光秀还是一门被资本看好的生意么?

  被否两年再度闯关IPO

  2018年2月7日,2018年第33次发行审核委员会工作会议如期召开,审核的结果是:新时空科技被否。对于新时空科技被否的原因,证监会发行监管部给出5方面主要问题,分别是:报告期内,新时空科技存在向无劳务分包资质单位采购劳务的情形;存在应履行未履行招投标程序签订的合同;存在向关联方北京友邦建安劳务分包有限公司采购外包劳务的情况;存在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增速不一致等方面。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业务规范运行存在问题。

  显然,新时空科技上述“混乱”的业务运行无疑触碰到了证监会的底线。

  在被否一年后,2019年4月24日,新时空科技卷土重来。不同的是,此次的保荐人由招商证券变成了中信建投。与此同时,本次IPO的募集金额由此前的5.33亿元,增加到20.13亿元。其中,补充照明工程施工业务营运资金由4.78亿元增加到17.16亿元;信息化平台及研发中心建设项目由0.25亿元增加到1.57亿元;偿还银行贷款金额由0.30亿元增加到1.40亿元。很显然,新时空科技已经处于极度缺钱的地步,而上市融资也就成为其实现长远发展的那株“救命稻草”。

  但事与愿违,就在新时空科技即将上会的2020年4月16日前夕,证监会一则“关于新时空科技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的补充公告,直接将新时空科技再度上会,想以此实现上市融资补血的美好愿望打破了。

  温氏股份突击入股的资本局

  两次上会除了保荐人、募集金额方面的不同外,还有一处变化引发市场较大关注,即:2019年1月广东温氏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温氏投资)、横琴温氏精诚贰号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公司)(简称:横琴温氏)和横琴齐创共享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横琴齐创)以43.31元/股的价格分别出资7000.00万元、3000.00万元和280.7783万元,获得新时空科技3.04%、1.30%和0.12%股权。

  不论是横琴温氏还是横琴齐创,其基金管理人均为温氏投资。2011年4月成立的温氏投资,尚属于年轻的PE投手,但因温氏投资为温氏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温氏股份 300489.SZ)的全资子公司,且近年来在Pre-IPO业务方面表现突出,一度成为PE创投界的一匹黑马。

  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11月,温氏股份通过换股合并的方式,实现整体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市值一度超过2000亿元。经过30多年的发展,已经成为养鸡、猪领域的的龙头企业之一,2019年实现营收731.20亿元。另外,据其2019年年度报告显示:2019年净利润(扣非)130.54亿元,同比增长233.61%。

  对于从事Pre-IPO业务的温氏投资而言,此次新时空科技已成为其嘴边的一块“肥肉”。只是这波操作,未免让人眼红。

  对此,证监会在2019年10月11日给中信建投针对新时空科技申请文件出具的反馈意见中,要求保荐机构、发行人律师全面核查并发表温氏股份入股的原因、股权转让或增资的价格及定价依据等相关情况。

  文旅灯光秀是门好生意么?

  成立于2004年的新时空科技,经过15年的发展,其主营业务已经由传统单一、静态的常规景观照明拓展至以视听体验一体化为主的文旅灯光秀。其参与主导的代表性文旅项目包括:青岛上合峰会灯光秀、厦门金砖五国峰会灯光秀、杭州G20峰会灯光秀、厦门白鹭洲4D灯光秀以及四川阆中古城灯光秀等。

  据招股书披露,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新时空科技实现营收分别约为11.59亿元和5.66亿元;净利润分别约为2.29亿元和0.92亿元。

新时空科技业务营收情况.jpeg
表:2016-2019年上半年新时空科技各项业务营收情况

  其中,文旅灯光秀收入在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分别约实现10.01亿元和3.21亿元,占当期总收入的86.35%和56.69%。总体而言,新时空科技整体呈现文旅灯光秀业务不断增长,而常规照明业务逐渐下降趋势。

  造成新时空科技在细分业务上变化的主要原因在于:随着“夜游经济”概念的兴起,文旅灯光秀作为可显著提升文旅项目夜间观赏效果、增加盈利的手段,备受旅游行业青睐和关注。而新时空科技也顺势而为,抓住文旅灯光秀项目所有具有单体规模较大、集成产品附加值高的特点,将业务重心转移至文旅灯光秀方面。

  2019年无疑是夜游经济快速发展的一年。从年初的故宫元宵节灯光秀开始,各个政府、市场主体都快速捕捉到了“夜经济”将会迅速发展的信号。2020年8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激发文化和旅游消费潜力的意见》(国办发〔2019〕41号)中指出:鼓励有条件的旅游景区在保证安全、避免扰民的情况下开展夜间游览服务……到2022年,建设200个以上国家级夜间文旅消费集聚区,夜间文旅消费规模持续扩大。与此同时,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主要一线城市也相继出台了针对当地夜景建设的对应政策。

  但想从事文旅灯光秀项目却并非易事。严格意义上而言,尚处于照明行业的文旅灯光秀项目,获取工程合同一般通过招投标方式进行,由此首先就对项目公司的流动资金提出较高要求。除此之外,进入照明行业所需要的资质,无疑成为从事文旅灯光秀项目一道并不那么好对付的拦路虎。

  据从事照明工程业务的上市公司利亚德(300296.SZ)披露:2019年利亚德实现营业总收入90.47亿元,同比增长17.49%;净利润(扣非)7.31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39.21%。利亚德表示,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是2019年度计提商誉减值3.42亿元。而造成商誉减值的“罪魁祸首”正是其夜游经济业务。

  此外,利亚德表示,夜游经济70%以上的客户是政府,而且夜游项目政府会划分到基建类项目,付款分两年进行,所以对公司现金流,应收,存货等方面都会存在一定的影响。目前,利亚德对付款周期长、风险大的某些地方政府项目有选择性的放弃。与此同时,利亚德开始调整主营业务比重,压缩夜游经济。

  由此前车之鉴可知,要想做好夜游经济并不容易,虽然有大型国际会议优秀案例的支撑,但要想跑通盈利模式,成功上会,新时空可能还需再等等。

编辑:严志祥

来源:中博文旅

   作者:梁国庆  

相关新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