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无“灯光秀”不欢

  当灯光秀越来越多,城市越来越亮,我们才发现,星渐渐不亮了,月似乎不明了,属于夜的美正在一点一点熄灭。

1604470446270669.jpg

  近些年来,无论是旅游景点,还是各大城市,灯光秀都越发流行。

  渐渐地,灯光秀从最初服务于节日、大型会议或赛事等特殊需求,逐渐转换为城市的一般需求——国内城市的“亮化工程”遍地开花,从一线到十八线,无“灯光秀”不欢。

  本应各有千秋的灯光秀,成了人有我有的”标配”,越来越多耗费巨资却与周边环境格格不入的灯光秀,成了旅游景点敛财、揽人的手段。大众对灯光秀的态度,也难免从倍感新鲜到越发厌倦。

  我们的城市,真的需要那么多的灯光秀吗?

1604470476912488.jpg
△长春南湖公园,水幕全息灯光秀表演

  一、灯光秀 中国城市的“香饽饽”

  灯光秀从最初简单的灯光变换,进化到3D光雕投影技术、4D激光技术、全息投影技术、水幕投影技术等,再到如今,连无人机也要承接灯光秀“业务”了。

  虽然都是“相同的配方,熟悉的味道”,但每逢节庆,灯光秀的出现,都能吸引不少市民前往观赏。

  诚然,灯光秀曾经带给我们许多震撼与感动。

  2004年6月,以宝石山为代表的西湖灯光秀,精心营造出了水墨丹青的意境。宝塔脚下山林茂密,在夜间透出浓郁翠绿的幽光,是游客在杭州必看的景观,纷纷赞叹。

  总长1.5公里的西湖沿岸实验段,安装了2000多盏彩灯,根据平时、节日、重大节日三个级别,分级控制。

1604470540969376.jpg
△印象西湖演出,表演和灯光秀相结合,打造视听盛宴

  2015年,南昌一江两岸灯光秀,用灯光重新勾勒出城市的轮廓。赣江东岸,是最负盛名的滕王阁;赣江西岸,是城市新区红谷滩,置身赣江之上,顿生穿越古今之感。

  南昌一江两岸灯光秀还获得了“最多建筑参与固定性声光秀”项目的吉尼斯世界纪录认证。

微信图片_20201104141251.png
△江西南昌滕王阁夜景,赣江两岸华光璀璨

  今年10月1日,主题为“云山珠水,吉祥花城”的国庆灯光表演活动在广州珠江两岸上演。1000架无人机在夜空中组合成各种图案,向英雄致敬,为祖国庆生。

  除了无人机光影表演,24栋临江建筑外立面以动画形式轮番演绎五星飞舞耀珠江、众志成城抗疫情、扶贫攻坚奔小康、喜迎国庆话中秋四个章节。

1604470593758176.jpg
△广州国庆亮灯,珠江两岸灯光秀致敬最美祖国

  如今的灯光秀主要以投影秀为主,常用于城市的建筑立面、景区的山石立面等。灯光秀之所以“城城爱”,首先在于这是一种性价比较高的演出形式。

  无论在城市建设还是文旅建设领域,灯光秀都属于轻资产运营,具有一次性投资、多年收益的特点。

  每次灯光秀表演的成本,其实远远低于不少大型演出的费用。据深圳晚报报道,2018年,全国瞩目的"辉煌新时代"深圳中心区灯光表演,表演用的灯具在间距、密度、功率上都专门进行了细致的推敲,每场播放电费仅约839元。

1604470621575205.jpg
△深圳改革开放40周年灯光秀

  其次,灯光秀在故事编排和场景表现上具有实景真人演出所不及的宏大性和震撼性,而且更新费用较低,迭代速度更快。

  最后,灯光秀可以无痕融入电子技术等高科技互动元素,画面设计新颖奇幻,能提升大众的参与热情。

  因此,灯光秀成了中国城市的“香饽饽”,也就不足为奇了。

1604470650132210.jpg
△潮州湘子桥灯光秀

  二、当灯光秀成为“工具”

  精心设计、有文化内涵的城市灯光秀,的确能带给民众身心震撼、铭记终生,但东施效颦、千篇一律、与周边景观格格不入的灯光秀,则一个也嫌多。

  2019年元宵节,94年来从未在夜间开放的故宫,首次举办“紫禁城上元之夜”文化活动。故宫的首次“灯会”,万众期待,门票瞬间抢空。

  结果,抢到故宫夜场票的“故宫锦鲤”们并不买单:原本期待故宫灯光秀能用灯光讲述中国传统故事,然而,过多的射灯、过高的亮度、各种鲜艳的灯光,将故宫改装成了“蹦迪现场”,引发了大面积的吐槽:

  “明明是一大家闺秀,给扮成了KTV公主。”“大射灯不好看!换回灯笼可好?”

微信图片_20201104141310.gif
△紫禁城上元之夜

  灯光秀的主角,其实不应该是灯光,而应是灯光与周围的环境结合所产生的新景观。

  对典雅、古朴、充满历史沉淀的故宫而言,机械式的灯光阵列、大红大绿的高对比度配色,显然是太轻浮了,自然与故宫格格不入,观众并不买单。

  除了是吸引人流的有力噱头,灯光秀还渐渐变成了一种“工具”,可以应援、表白、打广告。

  2019年10月,王俊凯的粉丝们为了给偶像即将到来的演唱会应援,承包了杭州国大城市广场5798平方米的灯光秀。

  28层高的大厦成了一块巨大的液晶屏,一边播放着王俊凯的影像,一边打出诸如“我爱俊凯”“王俊凯11.1演唱会”的字样。

微信图片_20201104141315.jpg
△杭州国大城市广场,成了应援“灯牌”

  2014年9月,广州韩后以2亿元的价格拍下广州塔灯光秀广告位,获得五年LED挂网广告使用权,成为首个登上广州地标“小蛮腰”的品牌。

  有业内人士认为,广州1200万人口,广州塔广告位每天播一个小时,单从传播渠道的价格上看这个价格是非常高的。

  城市灯光秀,本应是城市的风景线,表现人文精神与文化内涵的重要阵地,如今却成了粉丝应援、情人表白、商品广告的“大杂烩”舞台。

  这样毫无文化内涵的灯光秀,还越发泛滥,不明真相的群众能不反感么?能不看腻么?

1604470745352559.jpg
△“The Weather Project” (伦敦,2003 年)展出现场照片,灯光秀应该是一种艺术。/Olafur Eliasson

  三、灯光秀,如何“不忘初心”?

  中国的“灯光秀”,最早起源自元宵节的灯会习俗。

  元宵节从最初的点灯敬佛的佛教礼仪节日,逐渐演变成民间盛大的节日。规模、节期也逐渐扩大、延长,从汉代的一天,到唐代的三天,宋代长达五天,明代则是自初八点灯,一直到正月十七的夜里才落灯,白昼为市,夜里燃灯,热闹非凡,蔚为壮观。

  从家家户户门前点起的灯笼,到高大的灯轮、灯楼、灯树,从皇宫到街道,处处张灯结彩,盛况空前。也只有在这一天,养在深闺的女儿们才能以赏灯为理由,出门邂逅文人公子,元宵节也因此成为中国传统情人节。

1604470795105440.gif
△上海豫园灯会

  而近代的灯光秀,则可溯源至里昂灯光节。关于里昂灯光节的来历,有很多种说法,但都离不开燃灯祈福的精神内涵。

  自十九世纪中叶以来,里昂灯光节也经历了很多演变,从最初的家家户户点燃窗前蜡烛的点点星光,到城市照明计划、罗讷河及索恩河沿岸的绚烂灯光秀表演。

  作为世界三大灯光节之一,如今的里昂灯光节每年都会吸引许多新晋的灯光设计师来进行作品“首秀”。

  灯光秀已经成为里昂市的一张国际性名片,每年吸引数以万计的游客前往,里昂的人文精神和文化内涵也通过灯光艺术创意得到集中呈现。

1604470825689541.jpg
△2019里昂灯光节

  灯光秀应该与周边环境相协调,并注入文化内涵,并不能只为了灯光秀而“秀”。

  “当单一模式灯光秀被无节制、无休止复制,以至于到泛滥的境地,他们总是以‘美不美,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的俗语为自己开脱,无怪乎为数不少的灯光秀确已俗不可耐。”

  浙江工业大学教授吴伟强认为,多数城市的灯光秀,在极强的表现欲驱使下,近乎“无差异模式”,更存在“无差异缺陷”,比如亮度惊人造成光污染、缺乏整体性、将景观性亮灯推向媒体化等。

  当灯光秀越来越多,城市越来越亮,我们才发现,星渐渐不亮了,月似乎不明了,属于夜的美正在一点一点熄灭。

1604470857101869.png
△你有多久没看过,没被灯光侵蚀的夜空

  曾经惊艳国人的西湖灯光秀,也逐渐暴露出问题。杭州南山路的夜晚,火树银花,缠绕着灯带的梧桐树,树枝交错仿佛烟花盛放,吸引不少市民前往“打卡”。

  而当白昼降临,梧桐树们的“呼救”才能被看见。近1900米的南山路两侧,有450多株法国梧桐,其中430株左右都缠上了灯带。

  相关负责人称,一颗树上缠绕的灯带有400米长,4个工人一个晚上最多也只能为四五棵树木卸掉灯带,去除老树皮,效率并不高。

  “灯带一圈圈包牢的,老树皮都掉不下来,看着很可怜。”经常在南山路散步的老人,担心“紧身衣”般的灯带,会影响七旬老树的生长。

1604470887487464.jpg
△南山路两旁的梧桐树,密密麻麻缠满了灯带

  诚然,灯光秀的迅猛发展,对推动城市夜间经济、发展夜间旅游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在带动城市经济发展方面更是功不可没。

  然而,高楼立面都是LED、逢树必照、逢山必亮……千城一面的灯光秀套路,也是时候考虑光污染、生态问题、是否有文化内涵等问题了。

  灯光秀不应只照亮了繁华,却熄灭了文化与生态。

  参考文章:

[1]城市灯光秀,亮出了规划和设计者的文化“底裤”丨吴伟强

[2]城市灯光秀困境:建筑不是显示屏,不可被过度装扮丨中国经济周刊

[3]灯光秀的前世今生,什么样才是城市真正需要的?丨睿途旅创

[4]南山路上“老爷爷”梧桐树穿上“紧身衣” 看着真心疼丨钱江晚报

编辑:严志祥

相关新闻

评论